消除大理石“放射论”恐惧 绘制氡浓度地图是关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8-28 18:42

  18日,第五届中国石材业518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。会上,不仅解读了《中国天然大理石白皮书(2013)》,还对日前困扰石材行业的“辐射论”进行辟谣,并对石企如何消除大理石“辐射论”献计献策。

  “近年来,由于缺乏对天然大理石的了解,再加上舆论的误导,导致很多消费者认为大理石存在着大量的放射性危害。”一上台,中国石材协会副秘书长邓惠青便点出了天然大理石“放射论”谣传久久不能散去的主因。

  他指出,攻破天然大理石“放射论”是一场持久战。而这场战役,早在2年前,中国石材协会就开始奋力狙击。2013年,中国石材协会联合高石、环球、康利和浙江石材市场等12家企业,以及福建、山东的石材协会共同编制了《中国天然大理石白皮书(2013)》,并于当年12月在北京召开了白皮书新闻发布会,此后还相继在上海、武汉、厦门举行新闻发布会,希望通过媒体向全社会进行广泛宣传,还事实真相。

  邓惠青还表示,因为消费者对石材放射性的认识混乱,导致很多的标本在表述上不够标准。这也造成很多监理公司、建筑公司、装饰公司对大理石验收标准执行上的混乱。因此,中国石材协会和放射性专家向住建部提出了标准描述的修改意见,而住建部也采纳了意见,并根据大理石国家标准的规定,进行了明确修改。

  “我们现在执行的这个标准,已经没有大理石检测放射性的内容。”邓惠青说,2008年,国家质检总局更新、发布了进出口商品目录。在公告中,明确规定,从2009年1月1日起,将把大理石及相关产品调出这个目录,不再进行出入境检验检疫的监管。也就是说,不再对大理石进行放射性的强制性检测。

  “我们根据GB6566、GB6586这两个建筑材料的放射性评价指标,对建筑材料进行检测,结果均发现大理石明显要比其他建筑材料低一个数量级,这也是我们在《民用建筑工程室内环境污染控制规范》(GB50325-2010)(2013版)中,把大理石作为唯一免检建筑材料的主要依据。”作为中国建筑材料检测泰斗级人物,清华大学辐射防护办公室常务副主任、地球化学理学博士朱立一发声,便引来了全场热烈的掌声。

  “作为老师,我认为诚实最重要。我们的研究,有可能不完善,但也要把研究的线年做中国氡的调查,包括室内氡气、室外氡、空气氡、水氡的调查。所以对氡的研究比较全面。”朱立还有5年才退休,他希望在最后5年,能够像美国一样,编著一张各省氡浓度图,从这张图里面就可以看出哪些地方放射性的氡气比较高。

  然而,尽管很多企业都在大力宣传自己的天然大理石是绿色石材,对人体无危害,但还是有消费者避之不及。对此,朱立提出一个建议:现在每家石材企业所在城市都有自己的坐标,而每个城市的氡值都不尽相同,所以企业在哪个城市,就对应哪个城市的氡值。企业只要把自己的坐标从地图上圈出来,然后结合它绘制出区域氡浓度的地图,把这两张图放在一起,很快就能知道你那个地区是否安全。

  “我认为要彻底消除人们对氡辐射的恐惧,天然大理石是具备这个条件的。你标一下坐标,把放射性检测结果放在上面,便能让老百姓有一个深刻的了解。”朱立如是说。

  首先,从标准的角度。在建筑材料标准里,针对石材只提到花岗石的检测,而针对放射性问题分了两大类:一类是以水泥、砖瓦这样的建筑母体材料进行规定;第二个是以瓷砖、花岗石为主的装饰材料进行分类。也就是说,标准里对石材只提到了花岗石。

  其次,从检测数据进行说明。2001年至今,建筑材料放射性标准已经改过两次版,一个是2001版,一个是2010版,但所有的天然大理石检测结果都没有发现超标。而且标准要求是低于A类,最高指数也仅是0.06,最小是0,平均值在0.02。可以说,天然大理石的放射性指数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

  第三是检测方法。科学检测都是在一个密闭的铅罐里,且这个铅罐壁要大于10公分的厚度。不少机构对天然大理石进行检查时,是在暴露的环境里测试,然后测出一个超标的结果,这非常不科学,也不符合实验标准。因为测出来根本不是大理石的辐射,而是周围环境的辐射。所以,这个数据根本没有说服力。

  第四是石材的应用。标准里规定的内照射指数和外照射指数,这些指标是在我们室内六面都是石材的情况下得出来的,而且条件是在它释放的量全部被人体吸收了以后。这样一种极端的条件,在我们实际生活中是不太可能存在的。说明我们标准制订的小于1的指标,对人体是绝对安全的。

  第五是大理石的应用。既然放射性已不是问题,大理石真正进入家装,大家感兴趣的应该是它的质量、外观。家装使用大理石时,尽量选择纹理较少的大理石,因为它在应用过程中比较少出现断裂、脱胶等问题。